南宁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安全

天道游戏制造商第5章初入山门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南宁汽车网

天道游戏制造商 第5章 初入山门

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天道阁大弟子,当然,没有其他弟子。”

天道阁传功大殿上,山羊胡男子端坐正中,面前站着李悠。

可容纳数百人的偌大殿堂,却只有一老一少俩人,当真是清冷到有点凄凉的地步。

那山羊胡男子,名叫姚先,是天道阁当代阁主。

几天前,他还是天道阁唯一的成员。

如今,加上李悠,天道阁人数瞬间翻了一倍。

这个涨幅,在森罗门历史上堪称空前绝后,实在是…可喜可贺啊。

事实上,李悠很怀疑,没落到这种地步的天道阁还没被森罗门裁撤掉,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那啥交易。

李悠这边一心二用地揣测着天道阁的狗血八卦,姚先那边依然絮絮叨叨地讲着基本常识:

“俗世中的武学、医学、玄学方面的大师,到底还是凡人,一日没有开府成功,一日就不能算入了修真之门。开府后谓之宗师,更进一步种魂、生地脉、开天枝,则为大宗师,可于俗世留名千古,凌驾芸芸众生之上。然而,不成真人,终归蝼蚁,百余年后,也是尘归尘土归土。吾辈不奢求能成就圣人之位,但向往真人境界也不算好高骛远……”

“这个世道,终究还是修为决定地位,所以,为师会在你成功开府后再传授你正统的天道游戏制作技法。在那之前……”

姚先顿了顿,沉思片刻,接着说道:

“为师要你在一个月内,开辟气府或神府任意一府,踏入修士之门,否则,正课停止,专心修行!”

李悠已经通过实验,确定自己可以靠制作天道游戏来开挂升级,所以,他并不认为学习天道游戏制作技法,与冲击境界有什么时间上的冲突。

但他也知道,师父是为自己好,便恭顺地应了下来。

反正回头自己偷偷做些游戏来修行,只要能突破境界,就算是遵了师命了。

“这是库房的阵法令牌,这是藏书室的阵法令牌,你收好了,切勿丢失。需要什么自取,别浪费就好。”

“接下来,为师教你如何开府。神府,位于上丹田泥丸宫内,修神府者,以锤炼神识、掌控天地元气入道;气府,位于下丹田脐下小腹,修气府者,以习武炼体、挖掘肉体潜能入道。就目前来看,你的武道根基不错,可选择气府作为突破……嗯?怎么回事?”

一阵急促的钟声从远处传来。

“你先自习,为师有要事出去!”话音未落,李悠只觉得眼前一花,再定睛一看,大殿中早已没了师父姚先的身影。

钟声渐渐停歇,隐约可以听到远处人声鼎沸。

李悠推开门,向远处眺望。

此时,正晴空万里,而使很多站长很重视可远处一座小楼上空,竟聚拢着厚厚黑云。

从云层中落下无数反射着白光的东西,密密麻麻砸在小楼上,隔这么远,居然也能听到雨打芭蕉似的响声。

一阵风将那个方向的气息带了过来,李悠穿着长袍,居然还是打了个哆嗦。

冷!

他双手抱胸,狠狠摩挲了两下胳膊,勉强产生了一些暖意。

眯眼细看,黑云之下,有几个不同颜色的光点,正以极快的速度飞行、碰撞。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。”李悠自语着。

“去看看吧。”

他跳上专为低修为弟子准备的代步竹筐,摇动机关。

不一会儿,竹筐就开始加速,沿着吊索,向山下滑去。

耳旁,风声猎猎。

远处的景象,也随着距离的拉近,越来越清楚。

是修士在凌空斗法!

李悠眯起了眼睛。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见到修士之间动手。

“咚!”竹筐前端重重地撞在山下终点的桩子上。

不顾震荡带来的不适,李悠手扶筐边,一用力,猛地跨出竹筐,向黑云笼罩的地方跑去。

近了,看清了。

三个修士悬空站立在黑云之下,围成一个铁桶,困住正中间一个穿着森罗门最低阶白袍的人。因为高度原因,看不太清楚,但可以看得出来,经历了刚刚的冲突后,双方形成了僵持之势,也不知道在忌惮些什么。

“快!送受伤的人去炼药阁救治!会天眼术的,赶紧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被困的人!”李悠正在观望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右侧不远处响起。

转头一看,原来是那天负责真武阁收徒测试的青袍抱剑女子。

“胡椒师姐,不行了,大家透支得厉害,已经没法再用术法了。”一个蓝袍少年喘着粗气,狠狠抹了把脸,满头满面的冰渣子哗啦啦落在地上。

胡椒皱起眉头,正要说什么,可看到累瘫在地上的一干师弟师妹,又有点心软。

“怎么回事!”

一名老者匆匆赶到。看他服饰,应该是森罗门负责教授入门弟子的讲师。

胡椒连忙汇报:

“鲁老,有奸细闯入藏经阁行窃,遭到几位阁主的阻击。那狗贼见势不妙,捏碎了一枚‘玄冰术’法珠,意图声东击西趁乱逃命,结果把藏经阁毁了!”

那老者一听,身子一晃,差点没气得昏过去。

胡椒突然眼睛一亮,好像想到了什么。她冲上前去,拽着老者的袖子:

“鲁老,快,帮忙看看废墟里还有没有人,快啊。”

那老者一听,赶紧抖擞精神,面朝藏经阁,闭上眼,掐了一串复杂的指诀。

“还有一个!”他猛地睁眼,“玄冰咒扰乱了元气,我无法锁定位置,只能进去搜了。我走左,你走右,中轴再来一人!”

再来一人?一时间哪里找人?

胡椒心急如焚,可看着周围透支过度、连站都站不稳的师弟师妹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虽然玄冰咒威力已尽,天上不再降下冰锥,但还是有密密麻麻的冰雹不断落下,如果逼着大家进去,只会枉送了他们的性命。

“那个…我能帮忙吗?”李悠见状,赶紧走上前去。

那老者一看李悠的白袍,不耐烦地挥了挥手:

“连开府境界都还没达到,少来碍事!”

可胡椒一眼就认出了李悠,她想到李悠无伤通过飞蝗阵的战绩,料想他应该能在冰雹中自保,便马上抓住了这根稻草:

“可以的,拜托你了!”

她也没时间跟那老者解释,从怀中掏出一枚火红的鹅卵石丢给李悠:由省发改委牵头

“这枚暖魄能保护你的心脉不被寒气侵袭。进去后,径直往前走,搜索中轴一带。记得带把刀防御,天上掉下来那都是带着冰灵力的雹子,挨上几下你就没救了。”

交代完,胡椒急火火地拉起一脸懵逼的老者,直接冲进藏经阁。

“挨上几下我就完了?沃的天老爷,搞不好我这百来斤就要送在这里了。”

李悠叹了口气。

怕归怕,当仁不让这个词他还是明白的。实在不行,大不了…大不了我喊救命,大佬们这么仁义,还能不救我?

他把暖魄揣在怀里,又找旁边的一个弟子借了把刀,毫不犹豫就跟了进去。

黄石牛皮癣医院
治疗小儿积食发热的药物
商洛白癜风医院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