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安全

新聊斋之鱼仇原创微小说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南宁汽车网

新聊斋之鱼仇 (原创微小说)

宋五,捕鱼高手。年轻时居山乡工厂,工闲之余,以渔为趣。值傍晚,至去工厂里许的小河,寻龙探穴,瞄定地点,是堤边一深水潭。于是下水将香喷喷的鱼饵放至潭内,上岸以石为记,复观静静水流,渊渊深潭,思运营商可以用来实现初步的普遍接入。鱼趋之若骛,微笑而返。

夜半,风静云止,朗月当空,宋五背竹篓来到潭前,脱衣下水,兜一捞,满满的一兜鲤鱼进了竹篓,几兜下来,竹篓满矣,潭内鱼亦尽也。

十多斤鲤鱼唾手而得,天亮,卖给工友,半个月工薪已入囊中。月数次,收入颇丰。

旁人观之眼红,加入渔行。至小河,或捕,或捞,或钓,或药,或电,或炸,十余年后,河内大小之鱼殆尽,工厂亦改制关门。

时宋五己五十有余矣,无奈下岗,四处做些短工维持一家生计。然猎渔之兴趣未减,因苦于政府禁渔法令之威严,又河内鱼之稀少,只得改钓。

时而持一鱼竿,挎一小篓,戴一草帽,奔走于河流山塘水库之间,一天下来,望着篓内星点小鱼,不禁长叹,昔时风光不复矣。

某日,宋五忽思昔日深潭捕鱼处,暗忖何不去那儿碰碰运气,再者复临故地,忆昔时风光,岂不美事一件?

挎了小篓,持了钓竿,端了草帽,骑一自行车,出城向二十余里的乡村而去。

小时余,来到旧地,但见河水潺潺,波光鳞鳞,近堤处小潭依旧,一汪碧水幽幽。堤上,一排电杆伸向远处,距小河不远处,一座废弃的工厂孤寂地爬在地上,没半点生机,只有那高高的烟窗,不甘寂寞地高昂着头,却吐不出一丝游气。

触景生情,宋五望着昔日的工场,心里叹息着,转过身来,看着眼前的水潭,更是叹息。

不及多想,上饵,展竿,钓线呈一优美弧线抛向水中,挨着堤坡,坐下身来,双眼微闭,屏住呼吸,似老衲入定。

半晌,不见动静,鱼标浮在水面,死了一般,宋五持竿尾端,手指在竿端滑动,号脉似的,知道没任何猎物上钩。

又待一会,还是没动静,宋五心内焦躁起来,睁开眼骂道:“死绝矣,死绝矣。”

随着骂声,鱼标忽地一沉,宋五大喜,有鱼咬钩了。

鱼标沉入水中,宋五轻轻一拉鱼竿,一股沉重之力隐隐传来,不禁狂喜,大鱼咬钩了!

宋五急松线,心里估摸着这鱼起码十斤有余,他决定先遛遛它。

随着水花的溅起,一条青色的鱼背露出水面,好大一条鱼!宋五心狂跳起来。

他一会松线,一会紧线,要将大鱼遛累,遛得半死半活再将它钓出来。

大鱼被线导着,一会朝前冲,一会往回游,来来,但见一波波涟漪,一朵朵水花在鱼身边变幻着模样,倏地,鱼怒了,奋力一跃,跃出水面,但见再过几个小时金光一闪,鱼在空中翻了个筋斗,又重重地落入水中。

宋五暗喝:“好大一条金丝鲤鱼!”

金丝鲤鱼落入水中,气力耗尽,已是奄奄一息,命若游丝,肚皮朝天,浮在水面。

宋五见时机已到,立起身来,紧忙收线,拉着鱼,慢慢向身边拢来。

眼看就要靠岸,就在金丝鲤鱼进入水潭之时,只见它一个翻身,正了身形,头朝上,露出水面,龇牙咧嘴朝宋五怪怪一笑,随即,一团红雾升起,雾中一骷髅嘴大开,利牙森森,深遂的两只眼洞放出仇恨的绿光,直向宋五射来。

宋五大骇,急忙扬臂将钓竿奋力向上一挑,只听得“铮”的一声,丝线顿断,俄倾红雾立消,金丝鲤鱼潜入水中不见踪影。

随着鱼竿的急速上扬,竿尖正正搭在身后电杆的高压线上,只听得嗤嗤几声,电线冒起阵阵火花。

高压电流通过钓竿,正正击中宋五,只听得宋五啊的一声,倒地毙命。

补钙
婴幼儿肚子受凉怎么办
婴儿护脐贴要贴多久